十年超百 与中国马拉松共崛起
环雷公山超百凯里站赛前文艺表演。主办方供图  “瑟瑟冰寒树上烟,茫茫雾罩染群山。”4日上午,2020贵州环雷公山超100公里马拉松赛(以下简称“环雷公山超百”)在贵州省凯里市苗侗风情园鸣枪开赛。在3天的时间里,近3000名跑者在黔东南初冬的薄雾和群山间,开启了对苗侗山水新一轮的探寻。  这是环雷公山超百第十次落地凯里,也是这个国内唯一多地点、多赛段、三日赛程超长马拉松跑挑战赛连续第十次在黔东南多地同期举办。多年来,超百吸引着众多国内外游客走进黔东南,为当地旅游经济发展提供动能,也日益丰富着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使全民健身事业在这里得到快速发展。  如今,十年的深耕和推广,让环雷公山超百的赛事影响力日益扩大,不仅成为贵州乃至中国高水平山地户外运动赛事名片,更成为黔东南文体旅融合式体验的盛会,吸引着四面八方的跑友前来体验。  图据王博朋友圈。  十年超百,长情相伴  来自辽宁锦州的王博李冬梅夫妇,在2020环雷公山超百完成了两人一起参加的第102场全程马拉松及以上距离的比赛。这是老两口第三次挑战超百,此前,他们曾用超百纪念了两人的珊瑚婚(结婚第35年称珊瑚婚),接下来,他们期待在黔东南优美的山水之间,继续一起跑过红宝石婚、蓝宝石婚,直到金婚,“一起跑到金婚,是我们夫妻俩彼此的心愿和诺言。”  和王博夫妇一样,被黔东南人文风情深深吸引的还有王占和。这位已逾古稀的跑者,在70岁这年,选择继续用奔跑的方式,赶赴这场与超百的十年之约。“我太喜欢这里的山水人情了,从第一届超百开始,我就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虽然已经连续参加了10年,但只要还能跑,我就会一直跑下去。”  申加升在比赛中。主办方供图  走入十年的超百,吸引着王占和这样十年如一日从不缺席的老朋友,也不断吸纳着新鲜血液的加入。作为越野圈“大神”,申加升参加过无数极富盛名的越野赛事。今年,他将目光投向了环雷公山超百,“之前就经常听人说超百很值得一跑,这让我对这个比赛期待已久,这次终于在赛事十周年之际参赛,也算得偿所愿。”  虽然第一次的超百体验,对申加升来说或许有些许遗憾,低温让他在三天的比赛中始终未能找到最佳状态,前两天全马比赛第四、第五的成绩,也让他总是与领奖台失之交臂。但申加升还是很享受这个过程,“本来就是冲着安全完赛来的,对成绩也谈不上不满意。特别是能感受到黔东南地区的风土人情和少数民族民俗文化,已经让我不虚此行。”  “不虚此行”是大多数参赛者对超百的直观感受。在三天的比赛中,他们除了能体验黔东南独有的山水美景外,更有苗族鼓楼、侗族风雨桥、苗侗歌舞、篝火晚会等少数民族建筑景观及各具特色的民俗文化带来的视听享受。“在黔东南跑超百,收获的绝不只是跑步。”一位跑者说。  参赛选手跑过听雨桥。主办方供图  超百十年,初心不改  除了被黔东南山水美景和民俗文化深深吸引,打动张硕的还有组委会的满满诚意。回忆此次超百之旅,来自北京的张硕直言,从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组委会的用心。“刚落地贵阳就收到组委会发来的通知,指引我乘坐统一安排的大巴前往报到处。一路上志愿者也都细致周到,让身处异地的我特别安心踏实。”  能让张硕们安心踏实,离不开组委会的用心安排。有着7年超百执行经历的何倩,对进入第十个年头的超百,有着更多地期待。“为了让超百发挥出更大价值,也为了给参赛者提供更细致周到的参赛体验和服务,我们真的是绞尽脑汁。”  何倩告诉记者,今年组委会提出“超百十年 暖心服务”的赛事服务口号,为参赛者提供往返接驳、转场及大件行李转运等服务;并在每个赛段沿途组织原生态民族展演与啦啦队,为运动员加油鼓劲;终点处,组委会还增设专业拉伸服务,并提供方便面、热粥、红糖姜茶、“暖心休息屋”等,“我们将对运动员的关怀及人性服务贯穿始终,力求让参赛选手真切体味到‘不一样的黔东南,不一样的马拉松’。”  超百单日赛完赛奖牌。主办方供图  付出就有回报,组委会的这些努力没有白费,“原以为今年疫情会影响报名,没想到大家的参赛热情都特别高涨,今年超百三日赛的报名人数,更是历届最多的。赛后我们也收集了跑者的意见,他们都对比赛非常认可。”说到认可,何倩不无骄傲的向记者展示了今年超百单日赛奖牌和三日赛奖牌,“这个锦鸡造型的单日赛奖牌,绝对是颜值和寓意双双在线,受到了参赛者的一致好评,好些人还找我们问,有没有富裕的,想带回去送家人朋友。”  对锦鸡造型完赛奖牌的喜爱,还体现在第一次来超百比赛担任现场主持人的“雷锋”的朋友圈里,“好多朋友都夸奖这个奖牌太好看了。”这让主持过数十场越野赛、马拉松赛的“雷锋”给予了超百很高评价,“实事求是的讲,无论是赛事文创还是氛围营造,超百都体现了高水准、高规格,展现出了十年办赛的积淀和底蕴。”  而对于赛事组委会看来,超百十年只是开始。随着比赛的连续举办,超百早已不仅仅是一场赛事,更是黔东南群众深度参与全民健身的舞台,是向外界展示当地苗侗民族风情和黔东南山水美景的最佳窗口。“往后更多个十年里,我们还将一如既往地保持初心,用慢慢诚意换取参赛者的真心喜爱。”  参赛选手跑过固鲁苗寨。主办方供图  超百下一程,蓝图更广阔  超百的十年,是中国马拉松运动高速发展的十年。从2011年全国仅有22场马拉松比赛,到2019年全年800人以上规模赛事达到1828场,这背后折射的是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大众健身理念的深度转变。  当温饱不再是摆在人们面前的头等大事,通过参与体育锻炼改善生活方式、追求生活质量,成为大众满足美好生活的诉求。而全民健身国家战略的深入人心,也让人们在主观愿望上爱上了体育锻炼。跑步作为一项门槛低、受众广的运动,无疑成为大家的首选。  越来越多人选择通过跑步实现更健康的生活,从而促进了马拉松等大众赛事的广泛开展。反过来,大量马拉松等赛事的成功举办,也带动了更多人参与到全民健身中来。谈及超百的价值,雷山大酒店的前台“小美”感触颇深,“这些年超百的举办,让我们当地很多人都开始跑步,也让全民健身的理念更深入人心。”  看着大堂人流如梭的景象,小美边帮运动员办理入住边感慨,“除了苗年,一年中也就超百能让我们忙成这样。但只要有客流,再忙我们也乐意,希望有更多超百这样的比赛在我们这举办,让我们每年都多忙几次。”  身着民族服饰的观众为参赛者助威。主办方供图  事实上,酒店住宿只是一场马拉松比赛带动的现金流中的一部分,报名费、交通费、伙食费、旅游费……全算下来,一场马拉松给当地带来的相关收入不容小觑。以国内马拉松头部赛事厦门马拉松为例,2019年赛事为厦门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就达1.71亿元,带动经济效益2.12亿元,综合经济效益3.83亿元。  巨大的办赛效益,也是贵州省体育局和黔东南州人民政府十年来持续加码环雷公山超百的动力。特别是今年,超百不仅肩负着以赛为媒、以体促旅的重任,更成为带动“黔货出山”的重要载体。  “本次赛事中,我们开展了‘借力超百赛事盛典,助推黔货出山’系列活动。跑友可通过线上线下展销点,一站式购买到黔东南系列扶贫产品,并专享跑友优惠以及物流、售后等贴心服务。”组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赛中的双线展销只是开始,对于跑者的赛后之旅,组委会更是进一步将“体旅融合”与“黔货出山”相结合,统筹黔东南生态、自然、人文等资源优势,将州内景区、景点、特色美食聚集地通盘考虑,为跑友设计了多条体旅融合旅游线路,提供特色旅游线路产品定制以及贵州扶贫、农特、非遗、文创产品一站式采购服务,助力产业扶贫。  “我们对超百的期许,除了让省内外跑友对黔东南体旅资源有更深入的了解外,还希望通过线下展销、线上‘大数据+电商’等渠道,进一步开展体旅融合的‘跑、游、购’,刺激当地景区与文创特产消费,带动贵州文体旅等特色产业发展,切切实实把体育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全域旅游、民族文化、生态建设等有机结合起来。”组委会为超百的下一个十年,绘出了蓝图。